文章
  • 文章
搜索

服务热线:

13603989611

详细内容

娄忠学

时间:2020-11-13     

13881508_f354ee23a16408222e1bd8af73bafe7.jpeg

娄忠学 男,1989年1月出生于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中国石壶石雕艺术大师.

  2017年11月,娄忠学,《砚壶》获得外观设计专利证书.

  2019年,中国贵州国际民族民间工艺品文化产品博览会贵州能工巧匠选拔大赛总决赛 (雕)二等奖

  2020年( 普安龙溪砚壶-树皮壶)在深圳金凤凰工艺品创新设计大赛获得铜奖

 2020年《竹编壶》在感党恩巧手绘制美好新生活手工艺品大赛中获得二等奖

  2020年兴义市文创产品设计大赛活动中荣获民族艺术类二等奖

  2020年《九峰古壶》,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注册

  2020年11月《花溪壶》入选贵州省首届工艺美术作品展

“砚壶”是用普安的龙溪石,加工制作的茶具系列品牌。它的问世,填补了目前黔西南州不产茶具的空白。

  “水为茶之母,壶为茶之父”。这句话,道出了茶不能离开的两个必要条件。茶界有“扬子江中水,蒙顶山上茶”乃为绝配的说法,但作为泡茶的器具,堪称上品者,却不胜枚举。

  历史上,达官显贵们除了使用陶瓷茶具,还用金银等贵重金属来制作。贵为皇帝的赵佶,就在《大观茶论》里写道:“瓶宜金银……”

作为世界唯一茶籽化石发现地,加上大量古茶树群落的分布,黔西南毫无争议地,成为茶树原产地之一。近年来,在政府主导下,茶园面积不断扩大,茶叶产量逐年提高,品牌效益正在凸显,产业带动效应显著提升,参与和受益人群越来越多。但业内人士普遍感到遗憾的是,黔西南还差一把泡茶的壶。换句话说,黔西南没有自己的茶具,茶具生产是一个空白。

  就在业内有识之士,为这个问题万般纠结,在“普安红”红遍神州的当口,这个空白,被一把名为“砚壶”的茶具,高起点高标准地填补了。真是天时地利人和,应运而生。

  填补这个空白的人,名叫娄忠学,是一个来自云南广南的普通石匠。因为他是石匠,用来填补这个空白的材料,自然就是石头。

  笔者在普安县东城区的茶源街道,娄忠学的“普安砚壶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见到了貌不惊人、身材单薄的他。意外的是,他还是残疾人,小时候从树上跌下来,左手多处骨折,留下了三级残疾,无法自由曲缩,只能免强扶稳雕凿石头的錾子。他正是用这双并不健全的手,丰富了黔西南茶叶产业的文化内涵。

  娄忠学的家乡,是远近闻名的石匠之乡。许多头脑灵活的人,外出到周边县市,租地办厂,从事介于历史文化和封建迷信之间的行业——墓碑生产。15岁那年,读了半年初一便辍学的娄忠学,来到马龙县,在二叔娄方富的碑石厂,当学徒工,从此与石头、与雕刻,结下了不解之缘。十年之后,他来到普安,在县城西郊的九峰村,建起了自己的碑石厂和解石厂。

  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群众收入的显著提高,传统文化在一定程度和范围内的回归,热衷于给逝去的长辈和亲人,立碑包坟的家庭,日益增多,并渐成风气。正是在这个背景下,娄忠学等同行们的加工厂,才逐渐扩大。尽管厂址已经搬到九龙山脚下,但每天打碑、接待客户,忙得不亦乐乎、灰头土脸的娄忠学,做梦都不会想到,他对面的那座大山里,有一种宛若大家闺秀、名为龙溪石的石头,正在向他暗送秋波。

  2016年6月的一天,普安县委办公室的李奎等人,抬着一块体量较大的龙溪石,来到他的厂里,请他帮忙用切割机,将其解开。

  对于许多人来说,机遇常常是在无意之间,悄然降临的。但你得有所准备,才能很好地把握。

  娄忠学在安排工人操作的同时,不经意地问李奎:“倒大不小的,解来做什么用啊?”

  李奎也是云南人,从部队退伍后,转业到普安工作。之前,他们就已经熟识。“这个石头叫龙溪石,就出产在那个大山后面,”李奎回头指着对面的九龙山,耐心地解释说:“是制作砚台的好材料。县委书记农文海,叫我们弄几块去找人试试,看能不能用来制作茶具。普安的茶叶规模越来越大,但却没有一把茶壶。你会吗?有没有兴趣试一试?”

  娄忠学迟疑了一下,沉吟了半晌,才回答说:“我尝试一下看嘛。”

  然后,李奎等人,便将那块龙溪石,交给了娄忠学,起身回程。

  切割、成型、镂空、刻字、打磨、抛光,虽然一切早已轻车熟路,但要将一个石头的内部挖空,毕竟不像给碑石穿孔,那么简单,除了投入和细心,还必须有一种虔诚和敬畏的心态,因此娄忠学不得不加倍地用心。他向来是个言而有信、责任感强的人,尽管他没有意识到,试制成功的意义,但他清楚,必须对得起自己的良知。

  三天以后,凭着自己的理解和想象,一把虽然略显粗糙、却也不乏创意的龙溪石茶壶,在他的手里诞生。他将其拍成照片,通过微信,发给李奎。没有想到,当天下午,农文海便来到厂里,对他的有益尝试,给予了高度肯定,然后详细介绍了龙溪石的地位和影响。农文海说,自从得到晚清重臣张之洞赞誉之后,两百多年来,人们对龙溪石景仰不已,对用其制作的砚台,趋之若鹜,并不断有人尝试开采、制作,可惜由于加工成本过高、砚台市场萎缩,无法规模生产,只能敬而远之、望石兴叹。然后建议娄忠学,抽空外出考察、拜师学艺,将“砚壶”制作,作为一个努力的方向。

  得到鼓励的娄忠学,随即前往九龙山深处,考察龙溪石产地的情况,并带回不少石头,继续试制。然后找来资料,了解其历史背景。虽然他文化不高,但当他读到清朝道光年间,普安县训导李荣宪在《龙溪砚歌》里的“山人谓山产佳石,如星罗列满幽谷,以之制砚润而温,赏鉴家都宝诸椟……奇石缘溪选取归,恍如赐我千钟禄,良工刻意巧雕镌,磨砚浸润形严肃。方圆制式命佳名,端溪不能擅其独。堪嗤斯世蚩蚩人,不宝妙砚宝珠玉,吾愿求得百千方,留与子孙勤耕读”等句子,又在张之洞的《龙溪砚记》里,读到“……此砚之出,庸夫俗子皆知其佳,特未见赏于名士,此吾之所以谓为砚惜也……砚之出,必待名士以其知己也,惟名士知砚,砚遇名士,庶青萍结缘,长价于薛、卞之门矣。此吾之所以谓为砚幸也”等文字时,开发利用龙溪石、使之结缘更多当今“名士”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更加强烈和紧迫。

  在随后试制的茶壶,进一步得到农文海肯定后,娄忠学的注意力,渐被龙溪石所深深吸引。他将厂里的事务,交给妻子打理,然后动身前往江苏宜兴,考察学习紫砂壶的制作技术,并买回许多样品,作为参考;同时前往安徽歙县、广东肇庆,认识了解列入中国“四大名砚”的歙砚、端砚的加工制作。旅途的颠簸虽然辛苦,但娄忠学却在此过程中,大开了眼界,增长了见识,更加坚定了用龙溪石制作茶具的信心和决心。为了帮助娄忠学尽快成长,提高文化底蕴和制作水平,在后来的日子里,县里积极为他创造学习和提升的条件,推荐到贵州省团校参加“青春闪光”青年培训工程、香港贸易发展局举办的“贵州中小企业赴港研修班”学习等。

  回到厂里以后,娄忠学潜心琢磨龙溪石,对多年来赖以养家糊口的碑石生产,慢慢失去了兴趣。

  在刺耳的机器声和弥漫的尘埃中,忙活半天,辛苦异常,眼看一件作品即将完成,却一不小心,弄断了壶把、凿穿了壶嘴、震裂了壶身、打通了壶底,前功尽弃,娄忠学跺脚甩手、惋惜慨叹,有时甚至还骂娘,恨不得扇自己的耳光,然后重新开始、从头再来。正是在这种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之后,经过半年多的摸索,娄忠学的“砚壶”,终于拿得出手、可以出山了。

  但龙溪石作为一种矿物,里面是否含有对人体有毒有害的成分?所泡的茶水,又是否会化合出不利人体的物质?这是人们担心的问题,都需要给出权威的答案,才能得到市场的接受和认可。

  于是,从九龙山上多个位置,采集到的石头样品,被寄到了广东、云南和省地矿厅等3家机构,进行相关成分的检测。结果表明,样品里没有检出铅、汞、镉、铬等有毒有害物质;而用龙溪石制作的茶壶,冲泡出来的茶水,也没有检测出有毒有害物质,却发现了不少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

  娄忠学捧着在有关部门的协助下,得到的龙溪石顺利通过体检的报告,他喜不自禁。这份原材料“健康证”,也是跨入市场门槛的“通行证”,标志着他苦心开发的“砚壶”产品,可以跨入市场了。

  在此同时,县里还争取和创造机会,组织“砚壶”产品,到北京、浙江、安徽、广东、云南、黑龙江和贵阳等地,参加茶博会和相关产品的展展览交流活动,广泛征求各方意见。由于是纯手工制作,在实用的基础上,兼具了艺术性、观赏性和收藏性,市场反响出奇的好,并很快接到大批订单。

娄忠学将厂名,改成了“普安县三板桥九峰奇石工艺厂”,接着开始招兵买马,展开技术培训,扩大生产规模。一个人纵有三头六臂,力量毕竟有限。招聘信息发出不久,一批来自湖北恩施、贵州织金和云南普洱的石匠,应聘到厂里。通过他手把手、心贴心的指导,很快成为制作“砚壶”的骨干。从2018年开始,进入小规模量产。为了将这一产业做大做强,他未雨绸缪,超前谋划,不仅为“砚壶”注册了商标,还获得了“外观设计专利”。

  在以“普安红”为代表的黔西南茶叶,一路飘红的背景下,“砚壶”的问世,可谓石破天惊,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业内人士的广泛关注。

龙溪石虽然得到过张之洞等人的关注,但毕竟曲高和寡,在相当程度上,龙溪石仍然属于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大家闺秀。两百多年来,偶尔会有个别文人雅士,怀着一种忧伤的情怀,企图以“名士”的名义,心血来潮,兴之所至,前往九龙山,弄一块两块回来,敲敲打打、雕雕凿凿,满足一时的精神需要,聊以自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记者就曾受云南省地方志委员会一位师长的委托,专程找了一块给他送去。进入新世纪以后,普安的文化人张进、解石厂老板景诗剑等人,都曾尝试过砚台制作,终因加工成本太高、打不开市场而作罢,最终仍然没有逃出张之洞“此吾之所以谓为砚惜也”的感慨。

  没有人会想到,并非“名士”的娄忠学,在成就了龙溪石、终结了张之洞遗憾的同时,也升华了自己。

  娄忠学的“砚壶”,不仅包括了茶壶、品杯、茶盘、茶罐、茶宠等系列产品,也包括各种款式和大小的砚台、镇尺、墨盒等创意品种。通过不断的探索、改进和完善,他的产品已经得到了市场的接受和认可。除了在省内销售,还远销北京、浙江、福建、云南、四川、广东和黑龙江等地,并获得贵州省工业和信息化厅颁发的“2019年中国(贵州)国际民族民间工艺品、文化产品博览会贵州能工巧匠选拔大赛总决赛(雕)二等奖。”

  《兴义府志》云:“龙溪砚产普安县之龙溪。溪在县城西南四十里九龙山之腰九龙洞内。石色微青或微紫,细似端石,琢为砚,温润而泽,文士宝之。”

  因为“石色微青或微紫”,当地人形象地称之为绿豆石或鸡肝石,和宜兴紫砂的色泽相近,因此许多人乍一看去,往往会将娄忠学的“砚壶”,误认为是紫砂壶。事实上,两者确有异曲同工之妙。

  有意思的是,娄忠学不知哪里来的灵感,他将制作“砚壶”产生的废料,粉碎成粉末,然后加入一定比例的高岭土,加水拦匀,制成器具坯胎,然后用高温烧制,居然取得了成功,所制作的器具,看上去和紫砂制品,几无两样。娄忠学说,这扇窗子的推开,使他看到了更加广阔的未来世界。

  眼下,娄忠学的厂里,订单不断。8个师傅和10个工人,成天忙个不停。为了让更多的业内人士、尤其是“文士”,认识和了解“砚壶”,前不久,他在普安东城区的茶源街道“天下普安·古茶城”,购买了150平方米的商铺,展示“砚壶”系列产品。同时还租用了500平方米的店面,开了一间制陶作坊,利用龙溪石废料粉末,作为陶泥,向热爱陶瓷和茶具制作的人们开放,供人们体验创造的感觉和乐趣。另外,还在淘宝网上,开了“黔山工艺”专店,销售“砚壶”产品。

  娄忠学开发的“砚壶”系列高端茶具,无疑为黔西南的茶叶产业,添加了厚重的砖瓦。许多领导和茶界名人,寄予了高度评价。冷清了多年的龙溪石,也因此不再寂寞,找到了知己,实为有幸。“顽石非灵,灵因其人;得一知己,千古嶙峋。”想必,心有灵犀的娄忠学,应该可以告慰一代宗师张之洞了。

普安龙溪石旅游工艺保健茶壶,有“中华第一壶”之称。用普安县九峰村九龙山特有的龙溪石雕刻制作。龙溪石是少有的绿豆石和猪肝石。石质青柔而润泽;坚韧又细腻。眼睛观感文理精美,皮肤手感温润如玉。原本用于雕刻龙溪石砚的龙溪石,随着普安茶产业的发展,普安县九峰奇石工艺厂技师娄忠学勇于创新,刀刨锥琢,精雕细镂,手工制作出了备受市场青睐,供不应求的“普安龙溪石旅游工艺保健茶壶”。专家们评价说:称为“中华第一壶”的理由是:把茶壶、茶杯作为旅游工艺品来做,是用品第一;把石头雕刻镂空打磨成茶壶、茶杯、茶盘等茶具,是精品第一;利用“龙溪石砚吸墨,无墨哈口气写百字”的吸附功能,让壶、杯留茶香,是极品第一;用龙溪石制作的茶壶、茶杯,让人有文理精秀美的眼睛观感,温润玉凝脂的皮肤手感,是福品第一。全国6万电话网络视频听众,通过扫本篇新闻后面的二维码,及拨打18748672288电话,听取了著名记者、地理科学家、《健康之友》报原总编辑罗万雄教授的科学技术普及知识讲座。大家惊奇,惊奇贵州出了奇特的龙溪石;大家感慨,感慨普安创造了既有实用价值,又有收藏价值,和旅游经济价值的茶壶、茶杯旅游工艺品;大家感谢,感谢在社会经济发展,人们失去了通过石碾、石碓、石磨、石钵加工大米和食物,获得铁、铜、钙、硒、锌等等微量元素补充,增强身体健康机会的今天,普安人民把原生态的保健茶壶、茶杯奉献给了世界!更要感谢,感谢云南技师娄忠学把精品工艺技术贡献给了贵州带动群众致富的扶贫攻坚事业!奇特的普安保健茶壶。壶,福。贵州向世界送健康之(壶)福啦。 


上一篇杨桂莉下一篇魏兴叶

郑州市金水区文化路115号

0371-60266691 / 13603989611

zgysysc@163.com

周一~周五:8:00AM - 6PM

Copyright 2014-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豫ICP备2020025579号-1

seo seo